这种边打工边旅行的方式让中国年轻人有机会从

图片 2

图片 1

图片 2

在部分西方国家,年轻人在进入社会前会先经历一段游学、旅行或当义工的生活,作为工作前的“停顿”,这段经历被称为“间隔年”。近年来,“间隔年”在中国年轻人中也越来越流行,许多年轻人希望能暂停工作学业,背着背包到异国他乡边旅游边打工,以此来增长见识、体验生活。

新西兰面向中国年轻人推出的“工作假日计划”(China Working Holiday
Scheme)恰恰能满足这类年轻人的愿望。自2008年起,新西兰每年向中国的年轻人提供1000个假日工作签证名额,获得该签证的申请人拥有一年的时间在新西兰旅游观光,同时进行短期工作。

近年来,这类签证越来越受欢迎,每次放出数小时内就被一抢而光。羊城晚报记者采访了解到,这种边打工边旅行的方式让中国年轻人有机会从“帆之都”奥克兰一路游历到冰川巍峨的西海岸,在火山、雪山和峡湾美景的切换中度过丰富多彩的一年。同时,通过在当地的农场、商场、酒店等地打工,年轻人可轻松赚取旅行费用,不需要提前准备高额资金。

一些假日工作计划的参与者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,由于新西兰收入水平较高,在旅行之余往往还能存下人民币几万到十几万元不等,成为回国创业、工作的第一桶金。而这段经历在日后申请新西兰学生签证,或被当地雇主长期雇佣时都有不少帮助。

年轻人在哪工作更赚钱?

王小姐是广州某高校的一名毕业生,2012年7月,她进入一家国企从事文员工作。据王小姐介绍,第一年,作为见习员工,她年收入在5万元左右。之后,随着业绩增长,王小姐收入稳步上升,稳定在年收入8万元左右。然而,除去房租、交通、饮食等费用,她几乎存不下钱来,成为名副其实的“月光族”。

事实上,王小姐的收入在国内像广州这样的一线城市,还算是不错的。据2014年招聘会现场调查,广州招聘企业对应届毕业生提供的薪酬水平大致为:大专学历工资水平在2000-3000元之间;本科学历工资水平在2500-5000元之间;研究生以上学历工资水平在4500-6000元之间。与此相比较,新西兰每月最低2280纽币的工资对广州年轻人十分有吸引力。

对于在校学生而言,新西兰假日工作签证的优势更加明显。羊城晚报记者对中山大学50名在校大学生进行抽样问卷调查显示,72%的在校生都曾有勤工助学的经历,主要从事学生助理、家教等工作,其中月收入在1000元以下的高达92%,而月收入在2000元以上的仅3%。而这部分收入,超六成人用于补贴在校生活开支。

在生活成本方面,广州对比新西兰并无明显优势。据新西兰移民局官网上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,在全球大中城市生活成本排名中,新西兰首都惠灵顿及大城市奥克兰分列榜单的第75名和第58名,而广州排名位列榜单的第31位。

每月结余至少3000纽币

小夫妻一年攒下17万元人民币

三年前,大学刚毕业的小胡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听说了新西兰的“工作假日计划”,“当时觉得这个计划既能赚钱,又能免费旅游”,于是决定和丈夫一起申请,并双双获得了签证。

带着一点积蓄和满腔憧憬,夫妻俩开始了新西兰的打工旅行计划,他们在惠灵顿、奥克兰、皇后镇、西海岸等地游览,同时也不忘打工赚取生活费和路费。他们在农场摘过苹果和樱桃、在中餐馆做过服务员、在超市做过销售……“一年下来干了不少工作,主要都是简单的体力工作。”小胡告诉羊城晚报记者,虽然只是简单的劳力工作,但是收入还是非常可观的。

小胡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目前新西兰政府规定最低工资是每小时14.25纽币,按每周5天每天8小时工作计算,每周可收入570纽币,每月收入2280纽币。“普通的服务类工作工资一般按照最低工资标准给,但是假日会有8%的假日补贴,做销售还有提成。农场工作比较辛苦,但收入较高。以摘苹果、樱桃为例,工资是计件的,一箱苹果70纽币,一小桶樱桃6纽币,平均一天可以赚200多纽币。”

相对而言,新西兰的消费水平并不算高。据新西兰移民局官网介绍,新西兰成年人平均每周饮食消费约需要100纽币,小胡告诉记者,如果自己做饭花销可能更低。而在住房方面,选择合租的房间,一个房间一周租金大约在120纽币。

小胡表示,由于两人工作比较勤奋,多选择繁重的农场工作,节假日也会接活,收入增加很快,每月扣除基本生活费和旅行费用后,还可结余至少3000纽币。一年下来,两人共结余了3万多纽币,折合人民币17万元。

回国后,两夫妻用这17万元积蓄和朋友一起投资了一个网吧,每年利润率在30%左右,“预计3年就能收回网吧的成本”。参加新西兰“工作假日计划”,小胡夫妇积累了自己创业的第一桶金,早早圆了创业梦。

打工收入月余1500纽币

年轻白领享受免费出国游

现年27岁的小林是新西兰“工作假日计划”的另一个参与者,在此之前他曾是广州一家银行的员工。工作两三年后,他想出国游历的愿望越发强烈。2014年3月,他辞去工作,来到新西兰开始了边打工边旅行的生活。

“我曾在新西兰农场摘过苹果、奇异果,当过酒店服务员、服装店皮衣销售、超市收银员、酒店帮厨,来了10个月,干了七八份工作。”小林告诉羊城晚报记者,他在新西兰多从事一些简单的农活或服务类工作,“虽然只是简单的体力工作,但是收入已经可以养活自己,并支付旅行花销。”小林表示,每月除去固定花销,至少可以剩余1500纽币的旅游资金。

“和一些希望来赚钱的人不同,我参加这个项目的目的是体验不一样的生活。”在新西兰8个月的时间里,小林会不定时地给自己放十天半月的假来旅游,“几乎是打工到哪就玩到哪,把新西兰都玩遍了。旅途中我也尝试了比较贵的冰川蹦极、跳伞等项目,光是这些旅游项目就花费了1万多元人民币。”

即使体验了豪华的旅游项目、走遍了新西兰的冰川峡湾等美景,小林目前仍存有6000纽币的积蓄。小林表示新西兰旅行费用其实并不高,“酒店住宿和国内很多城市差不多,住普通的连锁酒店平均是30纽币一晚,跨市大巴大概是15纽币到25纽币一程。有的时候我会搭顺风车,去当地人家里或酒店换宿,用做家务或工作来换取免费住宿,这些都能减少我的旅行花销。”

<12>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